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chapter 74

杜若溜下床去看, 景明已经回屋, 房门紧闭。想敲门, 又怕他睡了。

天已大亮, 她心事重重做了会儿家务。

半个多小时后, 景明开门出来。

杜若家没有专门的早餐, 昨夜的剩菜剩饭热一道了就端上桌做早饭。

吃饭时, 杜若留心看景明,他的确没什么精神,兴致不高, 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疲惫,脸色也不好看。他一不说话,杜母更是噤若寒蝉, 一屋子的低气压。

他犹自未察觉。

吃完早饭, 他放下筷子说去睡个回笼觉,又回屋了。

杜母紧张地问杜若他怎么了。

杜若皱眉:“他的事儿你能不能别管了?”

杜母和外婆回了房间, 安静如不存在, 怕吵到景明睡觉。

杜若收拾完灶台, 出去喂鸡, 整理菜园子, 剁猪草。喂猪的时候她对着胖猪仔叹气,也不能杀头猪给景明吃呀, 过会儿去寨子里换点儿羊肉?

家中里里外外忙活完,太阳已升到树梢, 夜里黑暗的森林变成一片碧绿。光影穿梭, 鸟叫清脆。

杜若望着大山,想了会儿,回屋找了个小竹筐系腰上,拿把小镰刀就要出门。

经过天井,景明正好开门,见她这样子:“去哪儿?”

“去山上摘点儿东西。你要去走走吗?”

“好。”

两人出了门,绕去屋后走上山坡。

杜若见他气色仍不太好,问:“刚睡着了吗?”

他含糊地“嗯”一声。

她迟疑半刻,小声:“是不是住不习惯?”

他愣一下,道:“不是。你别多想。”

“我还好啦,我妈特紧张。看你没睡,她也一夜没睡好。”

景明不吭声了。

“条件是有点儿苦,你将就一下吧。”

景明还是没答,过好久了,问:“从小生活在这里,觉得苦吗?”

杜若被问住了,抠抠脑袋:“没想过这个问题。习惯了。”又轻笑道,“你多看看树梢,或许会碰到小松鼠呢。”

景明听言抬头。

清晨的山林,空气湿润而清新。金色的阳光从高高的松木榉木中洒下来,在林间切割出一道道光束,细细的尘埃和水汽漂浮着,梦境一般。

阳光下,绿叶鲜翠如绿宝石,仿佛能滴出水。世界静谧无比,鸟儿雀儿在树枝间蹦跶,啾啾叫;小松鼠摇着大尾巴穿来跑去,窸窸窣窣。

景明目光缓缓落下——杜若在前头一米开外,穿着当地的民族服装,宽松的白色绣花短衫和布裤子,露出细细的手腕脚踝。

他一路跟她身后走,不知是因着山林还是什么,渐渐,倦意消散。

杜若走到一棵树旁蹲下,拿手拨开地上厚厚的枯叶和松针,一丛胖头胖脑的松茸冒了出来。她用小镰刀小心地把它摘下。

景明蹲在一旁看,奇怪:“你怎么知道这下边有?”

“前几年都在这儿摘的。”杜若把胖胖的松茸放进小竹篮,又用落叶把地上的坑掩盖好,“把它的根保护好,明年又会长啦。”

景明把篮里的松茸拿出来看,软嫩Q弹,还很湿润,摸着手感不错,于是,他拿指甲掐了一下。

杜若:“鸡鸭鱼肉是比不上了。但这山里的野生菌,你在其他地方找不到更好……哎你掐它干嘛?!”一把夺过来塞小筐里护着。

景明:“切。最后还不是被我吃。”

杜若白他一眼,继续前行找蘑菇。许是心情不错,脚步轻快。

景明看一眼她的背影,不自觉间弯了下唇角。

她这棵树下刨刨,那棵树挖挖,一会儿就装满了小竹筐:“这个也是松茸。这是牛肝菌,青头菌,鸡枞,鸡油菌……”

景明脑仁疼:“我去。蘑菇开会呢,每个的名字你都知道?”

杜若:“在这儿长大,哪能不知道?”

景明:“你是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小竹筐,就差光脚丫了。”

杜若噗嗤笑出一声。

筐子装满了,往山下走。

杜若说:“回去走另一条路吧,带你看看山里的梯田,好不好?”

景明说:“好。”

山间小径传来叽叽喳喳的讲话声,一群背着书包的小孩儿走过,好奇地看着景明这个外来人种。

杜若笑:“上学去啊。”

“是嘞。”

其中有个小女娃,眼睛大大的,皮肤黑黑的,有些害羞,穿着和杜若一样小小的白色绣花短衫和布裤子。

景明多看了她一眼,问:“你小时候就这样?”

杜若:“差不多吧。”

景明:“你们什么民族?”

杜若:“白族。”

景明:“白族长那么黑?”

杜若立刻就剜了他一眼:“拿蘑菇毒死你!”

他呵呵一声,又问:“怎么背着书包还背着竹篓?”

“上下学的路上摘猪菜呀。”

走出去不一会儿,视野开阔起来。大大小小的梯田铺满各处山脉,山中绿色由浅至深,一抹一抹,夹杂着黄色橘色红色,绚烂多彩。零星的小湖泊像一块块碎镜子。

种地的村民戴着斗笠在田间劳作。小伙姑娘唱着山歌,歌声悠扬,在阳光山林里回荡。

杜若拿着把小镰刀,背着手在田埂上走,边走边不由自主哼起了歌,

“山清水秀太阳高,好呀么好风飘,小小船儿撑过来,它一路摇啊摇,为了那心上人呐,起呀么起得早……”

景明听她唱着细细的曲调,看她马尾在后脑勺上晃荡,阳光把她细碎的发染成金色。

他心里忽然安静,没了声儿。

可不一会儿听她唱第二段:“为了那心上人呐,睡呀么睡不着……”

“……”景明抠抠眉毛,没忍住吐槽,“我去,你们这山歌可真骚包。”

杜若转身就是一脚,他反应极快,退后一步。

她没踢着,白他一眼,继续走路。

经过一块田,地里忙碌的妇人抬头,笑道:“春丫回来了?”

“嗯呢,昨晚回的。”

景明看那个妇人,三十多岁,背上背着个娃,还有两个大点儿的在田埂上玩耍。

“婶子怎么样?”

“好啦,没有大问题。”

“这回儿待多久啊?”

“一星期。”

“去我家吃饭啊。”

“得空了去。”

聊一会儿就走了。

那妇人好奇地看看景明了,转头哄背上哭闹的孩子,又低下头继续劳作了。

走远了,杜若说:“刚那是我小学同学。”

景明不信:“我看她三十多了。”

“夸张!她和我一样大呢。很聪明的,但家里穷,小学读完就不上学帮家里干活了。”她有些感慨,“所以我特别感谢叔叔阿姨,不然我也会像她们一样。”

景明沉默半刻,问:“你又怎么知道她们就过得不幸福?”

杜若一愣,倏而笑道:“也对。但是,我和她们不一样。我已经看过外面的世界,回不来了。见过更好的风景后再困于原地,就势必不会甘心。”

她这话倒是让现阶段的他感触颇深,道:“是。……我很喜欢这儿,但让我一辈子住在这里,好像也不行。”

她看他一眼,笑道:“你的情况又和我不一样。你天生属于更广阔的天地。”

她在梯田上找了处田埂随地坐下。

他跟着坐下,眺望开阔天地,说:“你挺不容易的。不怪我爸妈总夸你。”

“还好啦。”她笑望着无边的梯田和山脉,道,“你看这里的山和天空。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是这样。现在也没变,像是永恒的。在自然面前,人类很渺小,什么痛苦辛酸,都不值一提。”

景明:“看来你们家容易出哲学家。”

“……”杜若哼哧,“你们家容易出讽刺家!”

两人在山间坐了许久,吹着风聊着天,又一路看风景地走回了家。

杜若把从寨子里买的羊排炖了,又把摘来的菌菇洗干净切片,一半煮了做清汤,一半加姜蒜辣椒爆炒,再从菜园子里摘了丝瓜黄瓜豌豆尖,炒几盘小菜。

端上桌,香味扑鼻,全是大山的气息。最清鲜的山野味,城市中远不能及。

杜若问:“好吃吗?”

景明点头。

她松口气:“你终于说好吃了。”

景明:“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好吃?”

“上次给你做三明治,你说还行。”她默默扒饭。

“你还记仇呢?”他唇角弯了下。

她挑挑眉。

他看上去精神振奋了些,杜母也稍稍松了口气。

他吃到半路发现杜母几乎只吃青菜,便夹了一堆菌菇和小羊排到她碗里。

杜母受宠若惊,嗫嚅道:“你自己吃——”

杜若:“夹给你就吃,别磨磨叽叽。”

杜母便乖乖吃菜了。

景明这顿饭胃口极好,把杜若做的菜一扫而光,末了说:“我明天还要吃那个胖菇。”

杜若:“……”

下午,杜若坐在院子里掰玉米棒子,景明也跟着她一起掰。

杜若说:“你别弄,过会儿手弄疼了。”

景明不屑地哧一声,没搭理她。

结果折腾一下午,他两手通红,又烫又辣。

杜若笑着说了句:“活该。”

一天便这样闲闲地过去。

杜若把装玉米粒的簸箕端回灶屋,拎了扫帚出来打扫,却见外婆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景明蹲在她面前,手里拿着块云片糕,剥下一小片递给外婆。待外婆含在嘴里慢吞吞吃完,又剥下一片给她。佝偻瘦小的老人叽叽咕咕讲着话,景明听不懂,但耐心应着,跟她搭话。

杜若抿唇一笑,悄悄退了回去。

到了晚上睡前,杜若把家里打扫干净,洗了衣服晾去绳上。景明忽走过来,问:“寨子里有医生吗?”

她抻着晾衣绳上的衣服,诧异道:“手还疼?”

他摇了摇头。

“怎么啦?”

“没事儿。”景明说,走出几步,实在为难,又退回来,“我想开点儿助睡眠的药。”

杜若一愣:“啊?”

“来的时候匆忙,忘带了。”

“你是说……安眠药?”

“嗯。”

杜若怔了一两秒,回过神来,没露出半点情绪,擦了擦手,说:“有医生的,我去给你拿药。”

“我跟你一起。”

“不用。天黑山路不好走,我一个人还快一点儿。”

夜色沉沉,寨子像一片星河落在山腰,杜若下山的脚步飞快,一颗心在胸腔里扑通扑通。

药铺的爷爷以为是她吃,叮嘱:“不是实在睡不着,尽量别吃。”

杜若点头,拿了药飞快返回,跑到家门口,景明坐在石头台阶上等她。

“你跑什么?”

“你快进去早点儿睡觉吧。”杜若进屋,拿杯子倒了水,端去给他。

景明接过药片,看了看:“这什么牌子的药?”

杜若被问住了:“反正是医生开的。”

景明看她:“不会把我毒死吧?”

“……”杜若说,“毒死你。”

他笑一下,把药片放嘴里,就水服下。她接过杯子,准备走。

景明:“你先别走。”

“嗯?”

“一时半会儿还睡不着。陪我聊会儿天。”

杜若朝门外望了下,妈妈和外婆都睡觉了。

她放下杯子,盘腿坐到床上,和他隔着朦胧的蚊帐:“聊什么?”

景明躺下去,闭上眼睛:“随便聊什么,我睡着了你才准走。”

杜若嘀咕:“我又不是你丫鬟。”又道,“一般吃了药,多久能睡着?”

景明:“看药量,看心情。十几分钟到半个小时。”睁开眼睛,“坐不住了?”

“没啊。”杜若说,挠了挠小腿,有蚊子绕着她飞。

景明盯她看了半刻,忽然坐起身,拿起蚊帐从她头顶一绕,蚊帐一飞,把她揽进了帐子里。

杜若脸霎时发烫,两人相对而坐,他的脸近在咫尺,她想钻出去:“我坐外边……”

“喂蚊子吗?”他拉好蚊帐,重新躺下,闭上眼睛,倒稍稍减了她的局促感。

他懒懒道:“又不会吃了你。”

她红着脸低头抠床单,没吱声。

白色蚊帐笼罩的一小方天地里,她盘腿坐着,他平平躺着。

夜,安安静静。似乎能听见窗外山林里的虫儿叫。

屋内许久没人说话,他再度慵懒道:“我昨晚看见星星了,你以前说,像撒了银粉。一点儿没错。”

“和新西兰的比呢?”

“不逊色。”

“才不信。”

“真的。”

她轻轻笑了。

他又低声:“昨天睡不着,想了很多问题。”

“什么问题?”

“当初离开,似乎是个错误的选择。”他说着,没下文了。

是我太自傲,太脆弱,不肯面对。

而如果当初,让你陪在身边,你们都在,或许也不至于误了六年。

他胸膛微微起伏,闭着眼,手挪过来,食指勾住了她的小手指。

她的心,在山间的夜里,轻轻一磕。

她一下一下,轻轻抚着他的食指。

“对了,你妈妈怎么很怕我的样子?”

“她一直都很胆小,又把你们家当恩人,所以会拘束畏惧。”她说,撇一下嘴,“你14岁那年来我家,不肯进门,不肯吃饭,连水都不肯喝。她那时就挺怕你的。”

景明睁开眼睛了:“有吗?”

“有啊!”

“我怎么不记得?”

“谁知道你?”杜若翻了个白眼,又道,“你怎么还没睡着?”

“药效慢了呗。”他闭上眼睛,吐槽,“我就说你这药有问题。或许是治拉肚子的。”

杜若:“……”有那么点儿想一脚踹死他。

她继续控诉:“那时候采访的记者要我给你送花,你还狠狠瞪了我一眼。”

景明:“不可能。”

“就是真的!”

景明想了几秒,说:“好像是有可能。”

杜若:“……”

他皱皱眉:“蠢不蠢啊,搞什么送花。……那花最后送给我没?”

“……”杜若无语,“当然没送成。”

“这还比较像我。”

杜若:“……”

“你那时也不跟我讲话,只知道玩手机。不过,……你记不记得,你给了我一颗橘子味的水果硬糖。含在嘴里慢慢化掉之后,里边还有夹心!我从没吃过那种糖。”

好一会儿,没人回应。

她定睛看景明,他闭着眼睛,呼吸均匀而缓慢。睡着了。

他入睡的容颜有着不示于人的柔弱。她的心莫名就软了。

她悄悄凑近,细细看他饱满的额头,浓浓的眉毛,高挺的鼻梁,薄薄的红红的嘴唇。下颌棱角分明,隐约冒出青青的胡茬。

当年的少年怎么真的就一夜之间变成男人了呢。

她伸出左手,在他面前bling bling动了动手指,施一施魔法,祈祷他没有噩梦,一夜安眠。

完了,小心翼翼抽出被他勾住的右手,钻出蚊帐,溜下床,蹑手蹑脚地关了灯,掩了门。

喜欢若春和景明请大家收藏:(www.wuyanxizw.com)若春和景明屋檐下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若春和景明最新章节 - 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 - 若春和景明txt下载 - 玖月曦的全部小说 - 若春和景明 屋檐下中文

猜你喜欢: 军少的神医辣妻恶魔驾到:甜心撩上瘾恶魔校草专属甜心:夺吻999次校草独宠!首席魅少太强势萌宠甜心:恶魔少爷深深吻哇!萝莉萌翻了恶魔独宠:启禀少爷,有鬼!若春和景明那年夏天,栀子花开HELLO,我的甜心小初恋
完本推荐: 天才俏医妃全文阅读网游之逆天戒指全文阅读重生之工业大亨全文阅读重生在白蛇的世界里全文阅读绝望主妇之逆风飞飏全文阅读极品保镖全文阅读讨债人全文阅读极道阴阳师全文阅读死亡前兆全文阅读都市武圣全文阅读神脉无敌全文阅读都市之神级玩家全文阅读我真有个首富老爸全文阅读腹黑王子撞上拜金公主全文阅读仙傲全文阅读不朽龙帝全文阅读监狱风云全文阅读神医嫡女全文阅读青龙血全文阅读文娱教父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太古龙象诀重生完美时代寻唐至尊妖神系统侯府商女重生野性时代极品全能学生逍遥神医:我的霸道女总裁踏星最佳女婿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隋唐大猛士最牛微信朋友圈都市阴阳师猎户出山进化之眼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映照万界我是大土豪龙血神帝长生三千年我老婆是花木兰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毒医特工:邪君狂后强势宠婚:陆少,实力撩妻从姑获鸟开始武仙传承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快穿:男神又苏又撩飞越三十年

若春和景明最新章节手机版 - 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手机版 - 若春和景明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曦的全部小说 - 若春和景明 屋檐下中文移动版 - 屋檐下中文手机站